既然延迟退休已定,是否有必要加快女性延迟速度来拉平男女之间差距?

来源:《财经》杂志 | 2021-04-16 23:36:37 |

近日,《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实施”二字,标志着延迟退休将从此前的研究层面变为现实。

2012年6月,《社会保障“十二五”规划纲要》曾提出“研究弹性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政策”。人社部同时提出“小步慢走”思路,拟针对不同群体诉求采取差别化策略。

“当时社会反对意见较大,所以一直小步推进。”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告诉《财经》记者,其实关于延迟退休相关政策一直在推进中。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曾提出“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2014年时任人社部部长尹蔚民也曾表示,延迟退休方案肯定会在2020年之前出台。

旧题重议,因为现有退休制度已经不再匹配国家发展现状。退休制度要改革,但更多标准与细节,例如男女是否同龄退休、是否采取弹性退休机制、应该延迟退休还是提前退休等,业界观点尚未达成统一。

延迟退休还是提前退休?

目前中国的退休制度为:男性年满60岁、女干部年满55岁、女工人年满50岁方可退休。从事井下、高温、高空、特别繁重体力劳动或其他有害身体健康工作的退休年龄为男年满55周岁,女年满45周岁。

该制度始于1951年2月23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当时中国人均预期寿命还不足50岁,如今人均预期寿命已提升至77岁。

“随着教育水平的提升,平均就业年龄也在提升,大家进入‘老龄’的时间变晚。很多人还有工作能力就要退休,这也是一种人力资源浪费。”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执行研究员孙永勇对《财经》记者表示,延迟退休政策不会拖太久,越晚实施未来空间会越小,早点实行可以小步慢走、循序渐进,根据意见进行调整。

此外,随着人口逐步老龄化,未来养老预算对于财政收支的压力日趋加大。2019年,中国有2.54亿60岁以上人口,成为全球唯一超亿国家;各项养老保险支出5万多亿元,相当于一般预算的22%。根据此前人社部公布的数据,2020年,职工养老保险的抚养比将下降到2.94∶1,到2050年将下降到1.3∶1。随着人口预期寿命的增加,老年人领取养老金的年限相应增长,而且养老金待遇刚性增长。在人口老龄化的情况下,养老金基金收支平衡面临压力。

“放眼国际,中国算退休年龄比较早的,多数发达国家的法定退休年龄是65岁。”朱铭来说,推行延迟退休会面临大家不支持的阻力,尤其是很多蓝领阶层女性已经习惯50岁退休,到了年龄可能面临无法从事原有工种等问题。而在一些事业单位,延迟退休受到部分人欢迎,比如很多高校老师并不愿意提前退休,认为自己能继续胜任工作。

但也有专家认为,解决老龄化问题的关键不是延迟退休,而是提前退休。盘古智库老龄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适老化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李佳通过总结发达国家延迟退休案例发现:延迟退休并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中国的“后发优势”在于,我们不必然按照发达国家经验前行。他告诉《财经》记者,不能孤立地看待老龄化,老龄问题实际是“老龄少子化”的混合题目。

民政部部长李纪恒日前撰文称:“目前,受多方影响,中国适龄人口生育意愿偏低,总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线,人口发展进入关键转折期。”

为什么年轻人生育意愿偏低?李佳认为,核心在于当前社会已经形成了晚婚晚育甚至不育风潮。随着受教育水平的提升,年轻人步入社会时间更晚,结婚时间顺势延迟。与托幼机构相比,家庭是照顾孩子的最好方式,如果延迟退休,老人难以进入家庭照顾孩子,年轻人生育意愿会愈加低迷。

加之,老人在工作岗位上越久,年轻人进入工作岗位机会越少。如果他们本科毕业难以找到工作会继续深造读硕、读博,参加工作会越来越晚,进而加剧晚婚晚育。

“如果提前退休,老人可以回归家庭照看第三代,并腾出更多工作岗位,有利于年轻人早婚早育。老龄化问题应该回归家庭本质,而非通过社会不断助力,导致难题越来越难。”李佳说,提前退休也有利于在社会范围内推动工作方式变革,老人不一定采取朝九晚五的工作方式,可以更自由、灵活、有动力地参与社会生产。

李佳认为,如果一定要推行延迟退休,建立弹性选择机制十分必要,弹性力度可以加大,以标准年龄为线,上下15岁浮动。退休政策要充分考虑其社会保障与兜底功能,很多人到了一定年龄处于失业状态,他们手中的积蓄是否足够支撑到退休需要考虑。

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会长、人社部原副部长胡晓义也认为,“渐进式”的提法很精准,既指出了方向,又对实施方式做了规定,涉及的群体可能有弹性,有些群体可能强度高一点,有些群体在实施时留有弹性空间,有一定选择性。

支持弹性退休的专家的共识是,以标准年龄为界限,早几年退休可以少领退休金;晚几年退休可以多拿养老金,以鼓励为主,遵从个人意愿,给市场主体以自由选择权,让他们规划自己的退休时间。

也有专家持不同意见,朱铭来提醒,有弹性选择权就必定有套利行为。国家推行改革不易,如何鉴定提前退休标准,规避背后的道德风险,应提前予以充分考量。他认为,愿意在岗位继续奉献者可以采取“返聘”模式继续工作,没必要继续占用工作岗位,也不利于年轻人替补。

李佳说,为防止出现类似情况,确定弹性区间与方案准则前还需要做更多基层调研,以避开相关负面风险。

男女同龄退休争议多

既然延迟退休已定,是否有必要加快女性延迟速度来拉平男女之间差距?学术界对此看法不一。

孙永勇介绍,尽管女性平均寿命比男性平均寿命长,但当时制定退休政策有多重考虑。


备案号:粤ICP备18023326号-41 联系网站:5 5313 [email protected]